这所校址建于监狱之上的印度高校,靠什么超越麻省理工学院?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泰山学院综合教务系统_泰山学院教务系统_塔里木大学教务处杭师大
阅读模式

文|笑春风

谈及当代世界发展最迅猛、最高端的产业类型,人们多会不假思索地将计算机三个字脱口而出。诚然,自上世纪80年代第三次科技革命以来,计算机就因其对全球数据的高效便捷管理等优势而迅速扩张,逐渐走出军用领域,飞入寻常百姓家,今天家家一台电脑,便是明证。在这样一种科技浪潮的冲击下,如有组织或个人能够去及时或者提前侦知捕捉其所释放的经济信号,那么影响甚至主导未来世界发展走向,将不再是痴人说梦,而是一种现实了。

为了让本国的计算机产业能够迅速发展,各国精英人才可以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其中,一大批发展中国家为了摆脱眼前的发展不充分不平衡困境,更是积极瞄准这一新兴产业,试图通过"长板效应"来带动整个民族国家的腾飞。显然,在这一过程中,南亚国家印度应该是一个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例子。

对印度计算机产业发展历程做一个综述报告,这不是本文的目的,且无力做到,但我们不妨通过印度的一所重视计算机研究的理工类高校的迅速崛起,来一窥其中究竟。

(印度理工学院外景)

这所高等院校,就是印度理工学院。上世纪50年代初,印度刚刚摆脱英国殖民统治不久,又与邻国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地区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拉锯战。按常理说,国家的一切应该为眼前的战争来服务,但是,时任印度总理的尼赫鲁力排众议,决定从本已不充裕的印度中央财政中,拿出一大笔资金来资助发展一所新型理工类院校。这所院校的蓝本,就是当时享誉全球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麻省理工的大名这里不必多言,那么印度能否模仿成功呢?

后来的事实证明,印度的主要领导者不但具备这一战略思维,还拥有坚定的意志执行力,坐落于新德里的印度理工学院,就因其校址建于英国殖民时代政治监狱之上的政治隐喻,而成为了这一计划的主要赞助对象,很快,原先全校师生不到500人的国内三流本科,迅速成为令国内各界侧目的第一流理工类大学。

是什么成就了这样一种奇迹呢?首先,印度理工学院扩大了教师队伍的编制,并相应提高了他们的待遇条件,大量海内外的技术人才源源不断的涌入其中,为学生教授物理化学等学科的基础知识之外,还为他们适时的介绍其所研究领域的最新动向。这便让学生在打扎实基本功的同时,还具备了一定的国际视野。政府则在印度理工具备了自我管理的能力后,逐步淡出了学校的日常规划建设。

其次,就是在考核选拔优质生源上下工夫了。大家都曾经看过印度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其中阿米尔·汗所饰演的男主采用各种方式来表示对于学校单纯强调灌输知识一面的不满,不过,事实上,真实的印度理工学院的办学理念却与这类做法背道相驰。固然,学生应该被教育以常识,可是,在掌握了一定基础后,学生必须采用有别于授课教师的解题方法,来攻克一道又一道难题。

这样一种头脑风暴训练,不但刺激了学术自由风气的迸发,同时也在潜移默化之中,让印度理工的学子具备了足够的创新能力。另外,为了维持优质生源,进入印度理工的选拔考试"印度联合入学考试"(JEE)的试题,将由教授们精心选题,尽可能的逼迫学生阐述自己的独到见解。而这样一种考试的淘汰率极高,竟高达1:50,此可见印度理工入学难度之高。

(印度理工学院的部分师生)

最后,印度的教育精英们心知肚明,要想让印度理工在模仿麻省理工过程中避免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窘境,必须让学生具备创新之外的另一种能力,那就是动手实践的能力。在理工类学科中,实践课是少不了的。不过,与以往的敷衍了事所不同的是,印度理工将实践课的课时提高到了全部学时的百分之六十,同时还高薪聘请一线技师来专程授课,并为他们建有仪器设备俱全的软件园。

(印度理工的实验室)

在这里,学生们不但需要尽可能重复自己之前对于相关理论的记忆,还需要把他们拿出来,用于各种突发情况的应对。学生们在学习过程中,还可以对市场需求做到一定程度的把握,发展迅猛的计算机产业,便因其所能产生的巨大经济收益等原因,而备受实践课程中学生们的青睐。 自由、创新与实践能力三者并重,这是印度理工能够问鼎理工类院校百强的不朽基石。

当然了,笔者对于印度理工的赞誉,并非要忽视其劣势的一面,例如,学校中裙带、拜金风气时有抬头之势,大量学生学成后取得政府资助出国深造后不愿回国,以致于影响到本土产业的良性发展,这些都是值得认真考虑的。不过,随着相关法制建设的完善以及印度国内经济的快速崛起,留学生选择反哺乡土产业,也成为了一种日渐普遍化的现象。在拉吉夫·甘地执政时期,印度国家信息技术学院,专门为印度理工等高等院校提供技术资料等的支持,同时更好的让他们与市场产业建立广泛密切的联系。这一组织中,很大一部分成员就来自于之前的海外留学生群体。

还需要多提一点的是,印度理工的崛起,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还应当放到整个印度社会发展的大背景中进行综合的考量。虽然在印度理工成立之初,政府方面就尽可能避免干预学校的事务,但是,在学校建立与市场企业联系和教职工来源的层层把关上,政府的影响力反而有加强之势。由于印度本身硅(计算机软件生产的原料)产量丰富,官方又注重利用政策的调整来吸引更多的高新技术企业落户,印度的计算机产业体系发展完备, 并已大致形成了"产品设计经理—软件工程师—程序员"的三级企业运行机制。严格而充满活力的人才驾驭机制,也给印度理工充实自己的教育软实力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三傻大闹宝莱坞》中的理工院校原型,即是印度理工)

最重要的是,印度的初等和中等教育在政府规划动员下也告别了以往"一穷二白"的困境,更多的知识青年具备足够的判断和分析能力,并投入到联考大潮中,这同样是支撑印度理工前进的不竭动力。因此,正是社会各方面的共同助力,才使得印度理工得以具备与大洋彼岸的麻省理工相媲美的实力。

时至今日,不少国家和地区都已建立了计算机产业,大量的理工类院校都迫切的期望赶超印度理工学院,就连美国的教育界精英也不得不承认,今日印度理工的实力,远非麻省理工可比。但是,为什么大量印度理工的学子在美国读完研究生甚至博士后,仍然会选择留在美国本土,而婉拒来自母校的召唤呢?这也同样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

参考文献:

纪道敏《印度理工学院实施国际化战略的经验及启示》,中南民族大学硕士论文2018年5月

张梦敏《尼赫鲁至拉吉夫·甘地执政时期印度高等教育的发展研究》,贵州师范大学硕士论文2017年4月

郭晓明《印度理工学院IT人才培养特点及启示》,《广州职业教育论坛》2016年4期

猜你喜欢